只有穷人才会对奢侈品趋之若鹜

其实,奢侈品,天然就是为穷人生产的。因为,只有穷人才会让它的价值最大化。

一种普遍的说法是,穷人使用奢侈品,是“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”。毫无疑问,这个说法当然是错的。穷人对奢侈的趋之若鹜,并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,而是为了表达自己对更高的身份的向往之情。另一方面,因为尚没见过世面,穷人对奢侈品不体面的获取和消费方式,又恰恰证明了他们自己并不属于那个阶层。等什么时候你面对那些“奢侈品”可以云淡风轻波澜不惊了,你才算真正进入富人的圈子里了。

只有穷人才会对奢侈品趋之若鹜

前几天,一朋友在微信上发一篇文章的链接给我,让我帮他分享推广一下。这位朋友曾有恩于我,甚至,他在两小时前还帮过我一个大忙,因此,这个忙,我不能不帮。然而,我打开链接一看,竟是Iphone7的广告,这可让我犯难了,这个广告,我不能分享。

近几年,Iphone系列正在被高端消费者纷纷抛弃,苹果已沦落到即将去农村刷墙的地步,也就是说,它已经不是什么高端品牌了。当然,这并不是让我犯难的根本原因,为一个去农村刷墙的品牌做广告并不丢人,况且,我自己也是在农村长大的,对农村的刷墙广告很有亲切感。

真正让我不好意思分享Iphone广告的原因是:Iphone的尺寸越来越大,价格越来越高,创新却越来越少,然而,中国消费者对Iphone的追捧,却达到了荒唐可笑的地步,深夜排队的、卖肾的、卖淫的,各种乱七八糟的情况无奇不有,这简直是人类商业史上最大的笑话。

(我并不是说买IPhone就不对了,而是说,像迷恋鸦片一样迷恋一款产品的心态很可笑。那些以一颗平常心来对待它的用户就是不错的。什么时候,大多数人用个Iphone就像用个普通的手机一样平心静气,我们就真正富足了。)

我如果出于友情的考虑同意转发Iphone的广告,就等于我在为这种荒唐局面推波助澜,我也成了“荒唐协会”的成员,可是,我就那么Low吗?所以说,给Iphone7做广告,是一件掉身价的事情。

最后,为了既不伤友情又不掉身价,我想出来的办法是:在微信通讯录里把这个朋友单独分组,我分享到朋友圈的时候,只设置了对他一个人可见。这样,一方面让朋友看到我确实帮他分享了,另一方面,也没让我的形象遭受损害。

好啦好啦,前面的都是铺垫,我真正想谈的,前一段时间研究“二手奢侈品交易”时做的一些思考。“什么,Iphone 跟奢侈品有个毛关系啊?你丫是不是太穷逼了,才把Iphone说成奢侈品吧?”我知道,肯定有人会在心里这样嘀咕。不要一提奢侈品就想到包包、手表、游艇,其实,凡是超过一个人的正常消费水平的,对他来说,都是奢侈品。

比如,对我爸妈这种平时不打出租车的人来说,偶尔打一次出租车,就是奢侈品消费。

比如,像对待一款普通手机一样对待Iphone的人来说,Iphone就是正常消费品;但对那些为了买到一个Iphone付出很大代价,并且拿到之后也能获得很多额外满足感的人来说,Iphone就是奢侈品。

前段时间,卢璐写了一篇充满自省的文章《炫耀是你没修养,攀比是找不到价值》,文章说她刚到法国的时候,喜欢上一款价值人民币2000元的手表,虽然不算贵,但作为一个穷学生,她还是买不起。买不起,又不死心,她就一直在男朋友面前念叨,“明里暗里做了很多铺垫”。终于,在过生日的时候收到了男朋友送的生日礼物,礼物就是那个让她惦念不完的瑞士手表。

收到手表的第二天,她就迫不及待地想找闺蜜炫耀。可惜,那天闺蜜没来上课,没能在校园里碰上。于是,晚上,她特意去闺蜜家,借口房间太热说要脱下外套,然后假装无意识地漏出了腕上的手表,再然后,是如愿以偿地收获到了闺蜜的羡慕和赞叹。再再然后,第二天,闺蜜红着眼圈告诉她,昨晚一夜没睡,跟男朋友吵了一夜,因为她觉得自己的男朋友太抠了,过个情人节只送玫瑰花,并且还只送一朵。

事后,作者自责地想:哎,为了炫耀,我都没好意思告诉闺蜜,那款手表,是男朋友在打折半价的时候卖给我的。作者还说:炫耀,刺痛的,只有最亲近的人。(为这份自省精神点个大大的赞。)

然而,一个人越缺少什么,便越是炫耀什么;另一方面,自己越缺少什么,便更敏感,越会觉得别人是在炫耀。因此,我从这个故事中看到的是:无论是炫耀者,还是因为攀比心而被别人的炫耀刺痛的,都是穷人。进一步说,只有穷人才会对奢侈品趋之若鹜。

对真正的有钱人,尤其是那些很早之前就很有钱的人来说,名贵的包包、手表,他们早就玩腻了。玩腻之后,他们就返璞归真,不玩了,转而玩一些在别人看来很普通甚至很土、但他们自己真正喜欢的东西了。

或者是,名贵的包包、手表,他们仍然在玩,但是,这种玩,是出于一种“惯性”,玩这些东西对他们来说就像吃喝拉撒一样正常,他们不会觉得那是多么有逼格的事情。因此,自然不会去炫耀,也不会去攀比。

那么,富人里面,有没有一些人会因为自己的“消费档次高”而咋咋呼呼的?有。这些人,八成是刚刚脱贫的暴发户,物质上已经不穷了,但他们依然没有从过去的匮乏感中走出来。所以,本质上仍然是穷人。

其实,奢侈品,天然就是为穷人生产的。因为,只有穷人才会让它的价值最大化。

在真正的有钱人,或者说“购买力充足”的人的圈子里,那些所谓的“奢侈品”就是他们的一个普通的消费品而已,因此,它只有工具价值,没有附加价值,即“装逼功能”。然而,在穷人的圈子里,能用得上这些超出自己正常消费能力的玩意儿,是一件“很有逼格”的事情,他们最看重的,并不是这些产品的工具价值,而是它们的“精神价值”,即炫秀晒的价值、装逼价值。

况且,对这些“奢侈品”,富人能轻而易举地得到,自然也不会太珍惜;而穷人就不一样了,他可能攒了好久的钱才能买得起,因此,他们自然会更珍惜。比如经济学家们经常提到的中国消费者攒钱买LV包,然后又去挤公交车;又比如,去年新闻上爆料出来的中国大妈在美国某Gucci店门口吃泡面的照片等等。

人们对一件事物的热爱之情,并不完全取决于这个事物本身的价值,而是跟我们为它付出了多少、投入了多少密切相关。穷人为奢侈品付出了更多,自然他们也能从这份奢侈品中得到更多的满足感。所以说,穷人能够让奢侈品的效用和价值最大化。

刚开始,当穷人购买奢侈品的时候,上层的人并没有注意到。直到有一天,上层社会的人不小心一转身,发现自己喜欢的品牌正在被很多比自己层次(消费能力、品味)低很多的人哄抢,这种感觉,就像自己老婆或老公正在被那些自己瞧不上的人意淫一样,非常不爽。于是,不屑于与后者为伍的社会上层,纷纷抽身而退,转而去玩新的品牌,造就下一个“奢侈品”。这就是“奢侈品的演进路线”。Iphone也是这样在中国丢掉高端市场的。

与其去追随时尚 ,不如去做能够引领时尚的人。

一种普遍的说法是,穷人使用奢侈品,是“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”。毫无疑问,这个说法当然是错的。穷人对奢侈的趋之若鹜,并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,而是为了表达自己对更高的身份的向往之情。另一方面,因为尚没见过世面,穷人对奢侈品不体面的获取和消费方式,也恰恰证明了他们自己并不属于那个阶层。

使用能代表那个阶层的符号来表达向往之情,或假装自己属于那个阶层,远不如踏踏实实地努力,让自己晋升到那个阶层来得过瘾。等什么时候你面对那些“奢侈品”可以云淡风轻波澜不惊了,你才算真正进入富人的圈子里了。(文/苏清涛)

打赏

文章出自:https://www.moonmv.com/zhiyouqiongrencaihuiduishechipinquzhiruowu/ 版权所有,禁止全文转载。

正在很努力的加载中...